昆明新聞網
昆明:一座“歷史文化名城”的變遷

http://qunli2008.com/ 2018-10-20 來源:昆明

 

       2012年,昆明主城區面積達到360平方公里,人口達到360萬人。有專家學者指出,物質文明的強大非常重要,但僅僅只有豐富的物質文明而精神世界荒蕪,那也只會是物質的巨人、精神的侏儒。 

  歐洲人介紹還鋪著石板、鵝卵石的街市說:“你看,一百年都沒變!” 
  昆明人則指著街市介紹說:“你看,挖了又填,拆了又建,一天一個樣,天天都在變!” 
  昆明是一座古老的城市,有著1240年悠久的建城歷史,是1982年國務院公布的中國首批24座歷史文化名城之一。然而,隨著當今城市建設發展,名城的魅力已經在時光中漸漸褪色。 
  古城景象已成浮云 
  時光流淌到十九世紀下半葉,一支法國探險隊遠涉重洋后,在東南亞登陸,當他們來到昆明后,馬上被這美麗的高原古都所陶醉。那時的昆明城以五華山為中心,周圍幾平方公里內建有城墻,護城河如條白帶繞在南面城墻外,城內、城外簇擁著一座座“一顆印”民居建筑,滇池、南盤江上帆影點點…… 
  如今,站在圓通山上放眼望去,整個昆明城到處高樓林立,古都的景象早已不復存在,湮沒在了城市的一次次改造之中:護城河被填平,城墻拆得只剩下圓通山東面20余米的一段,民居古建筑也被鋼筋混凝土的樓房所取代。 
  “一顆印”民居是云南漢、彝先民吸收了中原地區建筑風格,再結合本土民居建筑特點而創造出的“特色建筑”,是滇池地區建筑文化的載體。明、清時期,這種“三間兩耳倒八尺”, 整體方形如印章的小四合院建筑,廣泛分布在昆明地區,甚至全省多個地州都大量興建。 
  1937年“七七事變”之后,西南聯大搬遷到昆明辦學,不少教授都租住在昆明城郊的“一顆印”民居里,如聞一多和朱自清。昆明北郊麥地村一帶的“一顆印”建筑曾引起了建筑學家梁思成和“營造學社”的關注和研究。 
  上世紀90年代,隨著大規模舊城改造和新農村建設的開始,“一顆印”建筑漸漸退出歷史舞臺,被一幢幢鋼筋混凝土的小洋樓所取代。近年來,隨著昆明大規模的城中村改造開始,一個個村莊被夷為平地,小洋樓又被一幢幢高樓所取代。 
  在拆遷改造中,一些遺留下的“一顆印”建筑也不能幸免,如滇池東岸宏仁村,至今還保存著十幾幢“一顆印”建筑及“一顆印”變體,一同被列入了拆遷改造范圍。 
  昆明文物保護工作者楊安寧、錢俊歷時一年多野外調查,現今昆明地區只保存有70余座“一顆印”民居。他們認為,如果不加以保護,可能再過20年,想要找到典型的昆明“一顆印”式民居建筑,就只能通過圖片、博物館等其他途徑來觀其真實面貌了。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楊福泉說,建筑的繁榮本是好事,只是如今看著昆明無數高樓拔地而起,而有特色和地方區域特點的建筑卻寥寥無幾,千篇一律的建筑太多,顯不出昆明這個邊地城市的個性美。 
  道路改造記憶難現 
  如果說建筑是一座城市的文化載體,那么,街道就是載體上的管道。昆明的今天,道路挖了又填,填了又擴,一片忙碌的景象。然而,一次次“美容”之后,交通擁堵卻成為了人們詬病的一個重要話題。在一次次道路改造中,許多古老的街道消失了,而最為典型的莫過于金碧路。 
  金碧路東起盤龍江得勝橋,西至西昌路,為昆明市內東西向主干道,全長1.7公里。自古就是商業繁榮,人來車往的中心街道。元代為谷物、鹽、水產、鐵制農具交易市場,明代東段成為糧食、農具、布匹、煙茶交易為主的新城鋪市場,有著名的云津夜市。清代因兩廣商人多在此經營五金、藥材,又稱廣聚街。滇越鐵路通車后,金碧路上集中了哥臚士洋行、瑪地亞多士洋行等8家洋行,洋貨一時充斥于此,金碧路最火熱的時候,外省人的商店像雨后春筍般的在這里開張營業,成為有名的“商埠第五區”。 
  云南解放后,昆明市首任市長潘朔端在金碧路種植了大量的法國梧桐。詩人于堅小時候常常到住在金碧路的舅舅家玩,那時的金碧路是一條種滿梧桐樹的大街,街道不寬,兩邊的梧桐樹上部的枝葉已經合攏,形成了一條長長的綠蔭頂蓋,遮蔽著整條街道,大街兩旁是法式建筑,陽臺一個接著一個。 
  于堅說,在上世紀70年代,金碧路已經成為非常成熟的一條街,滿街的梧桐樹和法式建筑,而長春路有許多非常古老的明清時代建筑,老房子上還有房頭草,非常美的東西,那時的昆明內涵豐富,是一座具有人文情調的城市。 
  隨著上世紀90年代中期金碧路拆遷改造,道路被擴寬,梧桐樹被移走,法式建筑、洋行幾乎不復存在,如今在金碧路兩旁的梧桐樹,也是后來補栽上去的。 
  金碧路與書林街交接口,在宋、元時期,這里曾有一條河,河屬盤龍江的一條支流,河上建有一橋,叫通濟橋。元朝末年,梁王格殺大理總管段功于此,梁王之女阿蓋公主(段功之妻)聞夫被父殺害,便投河以身殉情。這一歷史故事被郭沫若編寫成著名歷史劇《孔雀膽》后,這座名不經傳的小橋便聲名遠揚了。 
  如今,通濟橋已經湮沒在了歷史的塵埃中,金碧路上的金馬、碧雞兩坊,始建于明代,也是幾經毀壞得以恢復重建的。 
  “實際上,昆明的舊城改造,在上世紀80年代就已經逐漸開始,武成路、長春路等老街,就是在我們眼皮底下逐漸消失的,很多古建筑、法式建筑也是在漫長的舊城改造、新建等過程中逐漸消失的,更早可以追溯到昆明的古城墻等是如何消失的,我覺得這和北京古城墻和眾多四合院的逐漸消失,都反映了新中國成立后對待建筑歷史文化遺產的一個歷史性的大錯誤,一個誤區,是需要冷靜而理性地思考的。”楊福泉說。 
  保護重建 尷尬行進 
  目前昆明市共有各級文物保護單位393項,其中,國家級16項、省級39項。從2008年到2012年,昆明市對90處文物進行了修繕保護。 
  在走訪中,記者了解到,這些文保單位如陸軍講武堂、朱德故居、聶耳故居等,都保護得很好,不但進行了修繕,還布置陳列了相關展覽。而一些文保單位在保護利用方面還存在著不少矛盾。作為龍云故居的海源寺靈源別墅,幾年前先后開過茶館、飯店等,現作為國學普及教育機構所在地,也十分冷清。另外,袁嘉谷、王九齡故居成了餐館,青年會舊址成了商業場所,梁思成、林徽因舊居雜草叢生,聞一多、朱自清舊居殘破不堪。 
  在昆明拓東路和金汁河的交叉處,有一座石砌拱橋,人們都叫它桂林橋。清康熙初年,古橋搖搖欲墜,經重修加固后,人們建魁樓于橋上并取名為聚奎樓。 
  由于戰亂頻繁,此樓也是歷盡滄桑,屢毀屢建。清代最后一次修建是1899年,于1902年落成,建樓資金主要由“同慶豐”商號老板王熾提供,不足之數發動社會各界捐助。1903年云南石屏人袁嘉谷,考取了全國經濟特科第一名,成了云南開天辟地的第一位狀元。消息傳來,轟動整個昆明,為了慶祝這一盛事,把樓改名狀元樓,以昭示天下,激勵世人。 
  上世紀50年代,為擴建拓東路,狀元樓被拆除。為了體現歷史文化名城特色,增加人文景觀,最近20多年昆明市已陸續重建了金馬、碧雞、忠愛和正義(實為原三牌坊“天開云瑞,地靖坤維”的異名)等四座牌坊,易地重建了近日樓,修復了真慶觀。據媒體報道,2008年昆明市有關部門宣布在原址區域內重建狀元樓,預計當年年底完工,但直到今天,依然沒有實現。 
  同樣,由云南平章政事賽典赤·贍思丁建于公元1274年的昆明文廟,是云南第一座文廟,歷史上“云南府儒學”和“昆明縣儒學”都設在文廟內。1941年,文廟毀于日軍的空襲中。解放后,被炸毀的文廟經過數次修整,重建了“桂香樓”,建起了“大眾游藝園”和“昆明市群眾藝術館”,但始終無法恢復舊貌。 
  重建昆明文廟,近年來一直是昆明各界有志之士的呼聲。近日,記者在文廟舊址處看到,在完成了拆遷和平整土地后,工程便停了下來。昆明市文化廣播電視體育局文物處處長錢進說,文廟重建所在的位置由于地點狹窄,只能在建設中不斷改進,目前已經完成了地勘工作,由于在建過程中變更了設計,只有暫時停下來。 
  他表示,狀元樓并不是文保單位,只能作為景觀建筑恢復,重建工作主要由盤龍區城改辦負責,在形式上文保部門派專家參與,目前可能由于選址問題沒有得到解決,才拖了下來。 
  2012年,昆明主城區面積達到360平方公里,人口達到360萬人。有專家學者指出,物質文明的強大非常重要,但僅僅只有豐富的物質文明而精神世界荒蕪,那也只會是物質的巨人、精神的侏儒。

相關推薦

昆明新聞網
昆明新聞網是云南昆明最大的綜合信息云南網站,為昆明網友提供最新咨訊,生活信息,旅游,招聘,購物等最新最全的昆明信息港信息。
Copyright © http://www.mystudiosacramento.com/ 昆明新聞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康| 公主岭| 大兴安岭| 嘉兴| 中山| 神木| 益阳| 邢台| 阿克苏| 枣庄| 山南| 白沙| 济源| 绵阳| 衡水| 赤峰| 永康| 运城| 鹤壁| 北海| 邵阳| 蚌埠| 毕节| 洛阳| 安徽合肥| 三河| 泰安| 山东青岛| 漯河| 大庆| 阜阳| 黔南| 泉州| 山西太原| 眉山| 新乡| 镇江| 商洛| 龙岩| 长治| 临猗| 莱州| 西双版纳| 安庆| 黔南| 舟山| 临猗| 遵义| 沧州| 天水| 单县| 南充| 澳门澳门| 广安| 公主岭| 图木舒克| 吉林| 开封| 阳泉| 忻州| 扬中| 永新| 邯郸| 鄢陵| 台山| 淮北| 盐城| 巴音郭楞| 鹤壁| 东海| 资阳| 南京| 大丰| 晋中| 柳州| 改则| 珠海| 贵州贵阳| 克孜勒苏| 乌兰察布| 四平| 喀什| 南通| 启东| 塔城| 泰兴| 克孜勒苏| 安徽合肥| 吉林| 郴州| 张北| 昌都| 江苏苏州| 台北| 阳泉| 铜仁| 台湾台湾| 盘锦| 溧阳| 平凉| 醴陵| 台北| 烟台| 乐平| 张北| 高密| 如东| 新余| 佳木斯| 达州| 任丘| 通化| 梅州| 溧阳| 白山| 宝鸡| 屯昌| 绥化| 贵港| 定州| 咸宁| 长垣| 海宁| 葫芦岛| 文山| 慈溪| 松原| 红河| 抚州| 邯郸| 和田| 玉溪| 昌吉| 那曲| 涿州| 来宾| 山东青岛| 云南昆明| 铁岭| 澳门澳门| 海门| 三河| 衡水| 临猗| 宿迁| 揭阳| 河池| 任丘| 青州| 厦门| 荆门| 永州| 茂名| 周口| 驻马店| 长兴| 仙桃| 五指山| 阳江| 孝感| 贺州| 衢州| 荆州| 迪庆| 宁德| 佛山| 如东| 荣成| 简阳| 六盘水| 晋中| 蓬莱| 东阳| 潍坊| 垦利| 汕头| 嘉兴| 赤峰| 巴音郭楞| 恩施| 洛阳| 忻州| 宁国| 抚顺| 抚顺| 长兴| 云南昆明| 枣庄| 辽源| 滕州| 莱州| 黑河| 舟山| 涿州| 桐乡| 锡林郭勒| 渭南| 桐乡| 清徐| 攀枝花| 鄢陵| 朔州| 吉林| 恩施| 丹东| 改则| 广州| 青州| 天长| 渭南| 凉山| 顺德| 宁德| 海门| 广西南宁| 巢湖| 济源| 龙口| 福建福州| 黑龙江哈尔滨| 株洲| 黑河| 上饶| 定西| 开封| 辽源| 海拉尔| 丹东| 兴安盟| 淮北| 台湾台湾| 黑龙江哈尔滨| 百色| 威海| 宜宾| 马鞍山| 平凉| 乐平| 赣州| 海丰| 阳泉| 金坛| 大庆| 台湾台湾| 永康| 改则| 济宁| 那曲| 定西| 定西| 石狮| 台湾台湾| 大丰| 北海| 克孜勒苏| 兴安盟| 诸暨| 余姚| 新沂| 嘉善| 文山| 澳门澳门| 清徐| 燕郊| 商丘| 大庆| 桂林| 灌南| 枣阳| 松原| 达州| 咸阳| 吉林| 武威| 白银| 兴安盟| 常州| 安顺| 泰兴| 邢台| 嘉兴| 张北| 日喀则| 曹县| 开封| 包头| 阜新| 潮州| 常德| 长葛| 江西南昌| 禹州| 泰安| 邳州| 绵阳| 湖州| 鸡西| 禹州| 黑龙江哈尔滨| 松原|